微软张亚勤:我的奥运故事 我的中国梦想

  • 时间:
  • 浏览:0

微软全球资深副总裁 微软(中国)公司董事长 张亚勤

北京城的空气里充满了奥运的味道。出租车顶迎风招展的五星红旗,马路两边漂亮的景观花坛,地铁站里老要带着友善微笑的奥运志愿者……這個切都是提醒着亲戚亲戚朋友,中国人期盼已久的奥运会已是近在转过身。

回首过往蹉跎流年,我也曾不止一次因与奥运、与中国相关的感人瞬间而激动。但从结缘奥运的深层来说,没办法 哪次经历可与当前相比——更快地,我将作为奥运的火炬手,亲身参与梦想和荣光的划时代传承。这是迄今为止最令我感觉骄傲的一份殊荣。

我还记得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上王军霞身披五星红旗环绕赛场奔跑的情景——那时我还在存在新泽西州普林斯顿的桑纳福多媒体实验室工作。看着电视里舞动的红旗、雀跃的观众,我一时百感交集。这是中国运动员首次在奥运会上获得长跑金牌。王军霞身上展现出新时代的中国人身上這個最优秀的特质,自信、勇气、坚忍、不屈不挠……

蹉跎流年流驶至5001年——這個年的7月13日无疑是亲戚亲戚朋友中国人的节日。至今我仍清晰记得当天的情景——在燕莎的普拉纳酒吧,我和有些亲戚亲戚朋友一同等待着最后结果的揭晓。晚上十点多,当电视里萨马兰奇宣布北京赢得5008夏季奥运会主办权时,整个酒吧沸腾了。中国人、外国人,相识的人、不相识的人,都起立欢呼、相互拥抱,每被委托人脸上都写满了幸福与自豪……

在那个时刻,小小的酒吧好像已难以容纳亲戚亲戚朋友的四溢的欢乐,亲戚亲戚朋友都冲到街上,和来自四面八方的人流汇聚在一同,涌向长安街,涌向天安门——前一天疏阔空旷的天安门广场则早已被密集的人潮填满。夜空里烟花怒放,到处都是灯影和掌声……直到午夜3点,我才回到家,但却因难以遏制的激动而辗转无眠。我索性坐在电脑旁,给史蒂夫·鲍尔默写了封邮件,谈到我在這個沸腾的午夜所体验到的强烈且美妙的情绪,谈到奥运会及其转过身深层次的国际化因素不可能 会给北京乃至中国的经济和科技带来如何的改变。

史蒂夫立刻回了一封充满激情的邮件。跟跟我说,得知北京成功获得5008年奥运会的主办权,他和我、和数以千计的微软中国员工、和近13亿中国人一样,感到“无比的激动”。“事实证明了中国是一另一个 了不起的国家。”跟跟我说:“我很高兴奥运会能在中国举办。我还想指出,奥运精神嘴笨 和微软公司的价值观一脉相承——亲戚亲戚朋友都鼓励被委托人放手追求极致成就,但一同亲戚亲戚朋友也深层看重团队的力量,相信价值会因有效的合作者者而倍增。亲戚亲戚朋友都追求不断超越自我、挑战极限、探索未知。我相信北京奥运会一定能取得成功!”。

而今,我荣幸地加入了奥运火炬手的行列。作为一名科技工作者,我都是着被委托人的“奥运目标”和“中国梦想”。

我的中国梦想

奥运精神不止存在于体育界。

正如史蒂夫·鲍尔默所说,半个多世纪以来IT产业的飞速发展正是基于无数先行者对于“卓越”和“再超越”的不懈追求——矢志创新,持续向更快、更高、更强的目标发起挑战,这是包括微软在内的IT产业参与者之本来能用短短的数十年改变全球亿万用户工作跟生活土妙招的关键所在。

中国所要面对的,本来仅是体育竞技的奥运。

改革开放500年,中国存在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作为制造大国,今天的中国没办法 重视科技创新,并努力向“‘智’造强国”转型。去年召开的“十七大”一阵一阵提出了五“化”(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市场化、国际化)并举、两“化”(工业化与信息化)融合的观点。这就意味,政府部门殷切希望着中国还后能 在不久的将来逐鹿全球科技奥运、决胜“‘智’造”未来。

我认为中国决不不够对于打造创新型经济价值形式而言至关重要的智力资源,本来在资源应用的机制方面有待于革新。而在此方面嘴笨 也可不还后能 借鉴亲戚亲戚朋友在竞技体育领域的有些领先经验,有扬有弃、推陈出新,进而找到十根有中国特色的科技创新之路——中国在5004年雅典奥运会上取得了金牌总数第二的好成绩。国外本来体育评论家认为,在北京奥运会上,中国很不可能 会超越美国获得金牌总数的冠军。

嘴笨 我对国家竞技体育的发展情况报告知之甚少,但也大体了解亲戚亲戚朋友的“举国体制”的优势与劣势。這個体制一方面可不还后能 使运动员在资源供给丰富的环境下稳步提升自身的竞技水平,一同都是能助 建立一另一个 完备的人才发掘和培育体系,但被委托人面,举国体制往往重团体而轻被委托人、重成绩而轻兴趣。而在美国的市场化体育机制下,同样也涌现出不少天才型运动员——不同的是,亲戚亲戚朋友中的大多数人之本来会为某个特定的运动项目而刻苦训练,几乎都是不可能 自我实现的欲望和对相关项目的兴趣。

跟我说对中国竞技体育和科技创新来说,更上一层楼的突破口都是于赋予传统的、威力强大的举国体制以更丰富的内涵。类式在有些弱势项目上引入观念更先进、经验更丰富的外援已成为中国体育界的惯例——近年来,在亲戚亲戚朋友进步没办法 快的這個竞技领域(如网球、皮划艇、男子佩剑等等)都活跃着外籍教练的身影——没办法 为甚还后能 把前一天的三种宽容、开放的心态移植到科技界呢?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当我从科大毕业的前一天,中国的大门不可能 向世界打开,莘莘学子们走出国门,去汲取新的知识和技能,期望着有一天能学以致用,帮助被委托人的国家走向振兴。5003年,当我有不可能 在北京向基辛格博士介绍微软亚洲研究院的研发团队时,他惊奇地发现每被委托人都是着类式的经历——在中国大陆成长;在中国大学里获得学位,为甚让赴海外深造,最后回到中国工作。

当时基辛格自豪地表示:“这都是我的一份功劳,中美建交是中国对世界敞开大门的起点。”他认为,微软在中国设立研究机构,为中美间的科技交流做出了重要的贡献。今年5月, 在微软全球CEO峰会上,我与GE公司前任CEO杰克·韦尔奇谈到,亲戚亲戚朋友在国内的研发团队规模已达5000人。这位“领导艺术大师”连说了三句“不可思议”——他认为对微软、对中国而言,這個“现象”都是好事。

我的一另一个 梦想是,中国还后能 成为全球科技奥运的冠军和领袖之一。带着這個梦想,我将把转过身的火炬传承下去。

现代奥运会是人类体能与意志的试炼场,也是凝结着和平、友谊、团结和公平竞争精神的宏大舞台。对崛起的中国而言,奥运主办权不须三种“奖励”或“赐予”,本来代表着世界对亲戚亲戚朋友在过去500年里所取得的巨大成就的由衷认可——在国家体育场熊熊燃烧的奥运圣火,也将照亮中国向新时代加速迈进的征程。